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PC+安卓/Android+苹果/Ios】

【一个教你“出千”的游戏,却致力于成为“戒赌模拟器”​】欢迎光临ying9998·com♦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亚博yabo游戏网是国内专业的移动游戏开放平台,存取顺畅、资金安全有保障,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平台、登录、网站、网址、娱乐、手机版app,是您值得信赖的选择,app下载更精彩。


不赌就不会输。

伴着老港片长大的一代人,可能或多或少憧憬过《赌神》里的周润发和《赌圣》里的周星驰。

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我们都知道屏幕里的是假的……】,但看着牌桌上一张卡牌定生死的刺激和牌桌下运筹帷幄的千术,手心的汗和悬着的心却都是真的。

【谁也不想沦为现实中的赌怪】,这让千术这颗禁果显得愈发神秘。不过在前两天刚发售的《千爵史诗》里,好奇的我终于可以大胆尝试无所顾忌,因为它不仅教你出千,还是一款合格的“戒赌模拟器”。

1

几个月前《千爵史诗》首次公布预告时,【许多人都根据它出千的玩法……】,判断这会是一个卡牌游戏,但大家都被骗了。

【玩家会在游戏里坐上摊满扑克的赌桌无数次……】,却不会进行任何一局完整的赌局,就连具体参与的是哪类扑克玩法都毫不知情。你不需要知道赌局怎么赢,只要达成每一次出千的目标即是胜利。具体呈现在游戏里的,只有出千这一操作本身。


就算离开了牌局玩法,游戏内的千术也毫不缩水。【所有作弊手段都参考并复现了现实中的手法】,即使省去了不少掩盖痕迹的细节,依然能感受到它实打实的可操作性。

例如“最简单且公平”的抛硬币,在游戏里对应有一招名为“稳定硬币”的作弊手法。用打响指的手势掷起硬币,【就能让它看似一直在旋转却只是左右摇摆】,确保不会改变正反。


现实中也能实现

《千爵史诗》将这些千术落地的玩法,【在游戏中是最朴素的QTE形式……】。不过这些QTE并不是充满随机性的传统“快速反应事件”,而是能够背板的固定乐谱。多失败几次就能发现,弹出的按键会和选择的手法对应,靠着熟能生巧也能弥补反应上的不足。


右图里的操作顺序,正是抽出牌再从下叠放到上的路径

随着难度的逐渐提高,【游戏对熟练度的要求也在攀升……】。游戏后期的赌局里,往往需要用好几次尝试和失败才能顺利过关,随着对那套千术新鲜感的消退,难免会感到一丝疲惫。这是很多玩家对玩法诟病的地方,却很难说这不是制作组的有意为之,因为真实的老千就是如此,日复一日的训练才能躲过可能被人断手断脚的当场抓包。

同时出千的另一个特点,【也在这套QTE玩法的外壳下被很好地体现了出来】,那就是压力。

以游戏中的第一个千术——一次很普通的偷看为例,【玩家需要一边盯着右侧酒杯并控制摇杆倒酒】,一边偷看左侧对手的手牌,并记住花色、大小和数量等信息。

这听起来很简单,【就和左手画圆右手画方一样……】,做起来却很难。倒酒量不能多不能少,否则都会失败引起怀疑,还需要快速看清手牌并记住。


类似的手法让我想起了《艾迪芬奇的记忆》【里一边在大屏幕里切鱼一边在小屏幕里走迷宫的场景……】,在这里却把玩家变成了一边偷看小抄答案一边紧盯监考老师位置的学生,还原了亲身作弊般的紧张。压力是真实的,这也正是出千的另一大特点。

游戏中28套千术,【对应着28个建立在QTE系统上的小游戏】。点点点的玩法简单到单调,却很好地被每一次学习新千术的新鲜感所稀释,在游戏难度不显的前期,玩家就像刚刚学会新手法的赌徒,迫不及待地赶往下一个赌场。


可到了局势更复杂的后期,熟练度、【压力和对牌局的判断就开始时刻挤压着玩家的舒适空间】。这不一定是玩家想体验的,却是一个走钢丝的出千赌徒会经历的。所以我才觉得它更像一款“戒赌模拟器”,因为游戏中玩家感受到的一定只是真是赌徒的九牛一毛。

【制作组就用这样一套远离真实的玩法……】,成功撑起了高度拟真的千术。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游戏里我们已默认为假的故事上,他们还悄悄掺入了不少用来点缀的真实。

2

作为一名老千,【主角游戏中的大部分对手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我们一起坐上牌桌】,但有一个人例外,他叫做伏尔泰。

【这位法国的大思想家并没在游戏里】“誓死捍卫我们说话的权利”,反而对我们的千术大感兴趣。所以在识破我们出千的情况下,他也愿意继续掏空钱包,只求观摩我们的手法。

【在游戏故事发生的18世纪法国……】,概率论的研究让人们相信洗牌这个曾经“完全的随机事件”不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可以通过严密计算得出的结果。我们的千术既是建立在这一计算之上的应用,也是对其规则的打破,所以引起了他的兴趣。


【历史上虽然没有对伏尔泰沉迷赌博的记载……】,但他靠算出彩票设计漏洞发家的故事却颇为知名。当时的法国发行了一种债券彩票,伏尔泰和另一名科学家却发现买断所有彩票的价格远低于最终大奖的金额,于是他们联合不少有钱人一起薅走了法国官方的这份羊毛。

【当时的法国国王是路易十五这个冤大头……】,他同样也出现在了《千爵史诗》的游戏里。正是在他掌权的时期里,法国开始出现专供贵族使用的赌博沙龙,也就是游戏里我们频繁出入的几个场景,这被认为是现代大型赌场的雏形。

同时他混乱的情史,【也成了本作的重要创作灵感之一……】,由此才牵扯出一连串与主角们有关的故事,为避免剧透就不多说了。


默认搜索第一条就是他的情人

【还有一直伴随主角左右的神秘角色圣日耳曼伯爵】,也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角色,但关于他的传说故事却是远多于详实记载。

【有人说他是出身小国王室的江湖骗子】,有人说他是能点银成金的炼金术士,有人说他是精通预言的政客,还有人说他长生不死活到了现代。越描越玄乎的传言里,他就像一位曾活跃于18世纪法国的Dr. Who,但也有可能只是当时总有人爱冒用他的名头,才共同构成了这一符号。


永远躲在主角身后的伯爵

【这样众说纷纭的设定放进游戏】,很符合《千爵史诗》里的圣日耳曼伯爵的定位。他到底是来历不明的大人物,还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小骗子并不重要,答案模糊的神秘感正是制作组想要的,因为这也是剧情故事的主基调。

【这些真实的人物被放进虚构的故事……】,共同构成了一个18世纪法国的贵族故事。最初看到“千爵史诗”这个中文译名时,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既没用谐音梗也没借鉴“千王之王”之类更直观的名字。直到通关游戏,我才终于理解到标题中“史诗”二字的准确,这反倒成了最令我惊喜的部分。

3

如果说我最初对《千爵史诗》的期待有5分,【那其中4分是来自它新颖的题材】,还有1分则来自它出众的画风。色彩浓郁的手绘风格极具辨识度,在保证画面简洁的情况下还赋予了游戏独特的时代感。

至于这个当初我眼中“玩法型游戏”的剧情,【我几乎已做好了被一两句话敷衍的打算……】,没想过还需要去评判它的好坏,更万万没想到它居然还是游戏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玩家在游戏中扮演一个物理意义上的哑巴主角】,只能通过表情传达想法。原本在一个小酒馆里端茶倒水就是主角将平淡过完的一辈子,直到圣日耳曼伯爵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主角的命运。

【主角跟随他进出一个个赌场】,施展千术赚走金币,但金币并不是圣日耳曼伯爵的目的,他暗中还在调查一个代号为“一打鲜奶坊”的事件。故事里千术玩弄的不仅是牌,也是人和历史。打牌是牌桌上的欺骗,牌桌后人物的命运甚至是历史的进程,也在一个个老千牌手的操控下被改写着。


【千术不仅是赢牌赚钱的手段……】,对于玩家来说也是一样。随着剧情的推进,我们的手法逐渐复杂化后,还能决定是否出千,靠发牌决定为谁出千、定夺赢家,让玩法中的操作成为决定剧情走向的抉择。

【游戏后期玩法和剧情有机结合……】,给了我一段相当难忘的游戏体验,但很可惜的是,制作组在这部分的尝试相当有限。如果它能更早地出现在游戏中期,引出更多支线、丰富剧情网,一定能极大缓解游戏后期的疲惫感。但或许受限于游戏的体量,它只能遗憾地浅尝辄止。

【好在除了牌手和剧中人物善于欺骗】,写出剧情的作者也爱在叙述上玩些诡计。


【游戏里的故事在前期看上去平铺直叙】,却悄悄埋下了不少伏笔。当一幕幕新的剧情被揭晓,一次次谎言或片面的真实被反复推翻,我们才逐渐看清它《罗生门》式的剧作结构。

还有一些事实的真相,【只有在集齐全部结局后才能拼凑出个大概……】。但那就一定是故事的真相吗,或许在经历过牌桌上下的千术后,这些都已不重要了,这可能才是《千爵史诗》想告诉玩家的。

结语

真真假假的气质贯穿着《千爵史诗》的里里外外,【让整个游戏的气质无比统一】。但就算制作组最想表达的东西已经来到了牌桌外的故事里,他们还是出于谨慎,没让游戏成为一套真正的出千教程,即使成为“戒赌模拟器”的代价是对部分游戏体验的舍弃。

【游戏里的故事会告诉你即使掌握了所有千术】,依然不一定能看清全部真相,依然有可能一无所有。从始至终没坐上过牌桌,反倒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不赌就一定会输”【的刺激终归属于虚构的故事】,一天又一天垒起来的生活会告诉你,不赌才一定不会输。

晋阳公子

一个不学无术的无赖,再加上又喜欢上了赌,能留下这么一个家算是不错的了。她是于氏的亲侄女,一年中有一大半的日子在曲府,对于这位被扔在偏远山庄的曲四小姐,很是看不上,也根本没拿她当一回事。

“看起来,他就是这么想的。”季悠然再一次强压了一下火气:“就是之前跟段夫人说的灯笼的事情,太子妃做的灯笼。”

“曲侍郎府上的四小姐。”何夫人不忿的道,“她之前在跟玉儿议亲,这事议的八九不离十了,只差没有宣布出来,玉儿现在吃了官司,她也得跟着,不管玉儿以后如何,她也是玉儿议下的妻子。”“大小姐可真倒霉!”雨冬没什么诚意的感慨道。

剑神培育系统

掉河里,也不是她自己愿意的,听说是为了拉曲四小姐。什么事情都考虑不周全,有什么事情都得让自己撑腰,这将来自己得浪费多少时间在她的身上,想想莫名的烦燥,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季寒月的那张脸,同样容色出彩,娇丽可人,但一个是大大方方的亮丽出彩,带了几分英气,而不是眼前的这一张脸,虽然也好象,但莫名的有些腻歪,竟似乎觉得眼前的柳景玉和季悠然有几分相象!

这么一个丫环,其实放在谁手里,谁都不会喜欢。事情的起因和她方才语句中透露出来的意思表示的完全相同,两个人不经意的撞上,看到曲彩月的簪子,嫉妒成性的曲秋燕怎么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之后就是口角争执,而后就是曲秋燕摔了一跤,晕过去。

曲秋燕恨的咬牙,偷鸡不着失把米,越想越生气,拿起桌上的茶盏,照着地上就砸了下去。于氏母女有多恶毒,在她重生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连一个养在庄子里的孤女都不放过,一回府就想要了她的性命,不是想烧死她,就是想淹 死她,若者是想毁了她的眼睛和容貌,其心之恶毒令人发指。

深海里的星星

想起一些事情,心头一黯,但随既收敛了心神,笑盈盈的转过头:“殿下,真的不过来看看,说不定就会看到一位合心的呢?这世上的美人有千千万,以殿下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美人不可得?”肖氏早就准备好了人手,就是怕香姨娘不肯甘歇,方才她和季悠然商量好,一定要找机会把香姨娘拉下去,免得她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很可能是,太恶毒了,真是太恶毒了,这样的女人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跟她坐在一起都觉得下贱……”“你真的不知道?”齐国公夫人怀疑的看着柳景玉。

听了他的话,曲莫影出门在外的时候,就戴了帷帽。皇后是真心不喜欢季悠然,觉得小家子气,而且又没什么能 力,之前东宫出事,一大半的原因就是季悠然监管不利,一会冲出个侍妾来,一会让人怀疑太子的名声,还让曲府的小姐在东宫撞上王爷,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说明了季悠然的无能。

凤凰血浣水月

这是说中了他的心思了?曲莫影暗暗给自己鼓劲,将门之女?虽然养在京城的季寒月,也同样看起来柔弱,但相比起其他女子来说,总是会多一些“武气”和胆气,就如同当日被逼在绝境的时候,她也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所以想抱着季悠然一起跳下临渊阁。“好!”皇上点了点头。

她是曲莫影特意留在两府连通的侧门那边的人,关注着两府之间的事情的,正巧看到曲志震过去,曲志震这几天,就没去过东府,那么今天从太夫人处出来,直接去东府就有些奇怪了。“好……好的。”曲雪芯急忙道,脸红如火。

婆子等洛氏离开之后,才顺着小路走的,特意的绕了几个弯之后,才来到曲雪芯清修的小院子,左右看了看没人,偷偷摸摸的上前轻轻的敲了敲。太夫人当日的确这么说过,为了怕曲莫影难堪,特意的把屋子里的下人全赶了出去,只留下几个主子才吩咐的。

麻衣神相免费

“呦,还哭上了,这真当这里是自家府上啊?”嘲讽熟悉的声音传自身后,段玉香一愣,急忙用帕子抹干净眼睛,回过头,果然看到自家二妹那和刻薄的脸。“你这说什么话,什么叫找不回来,找回来又如何?还能说她说的是假的吗?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开祠堂把元海过继给你大伯,算是他的嫡子,这爵位就给他,反正都是你的儿子,不管给谁,这血脉亲情是逃不掉的。”

桌上是四颗,方才泡在碗里的有一颗。“王叔。”裴洛安先恭敬的开了言。

“景王还真不错,知道辅国将军喜欢这种遒劲有力的,只是没想到居然他马车里居然就一直带着这样的字。”裴元浚抚掌笑了,笑意冲淡了他眸底的阴寒。“怎么了?出事了?”雨冬压低声音道。

北宋小厨师奇书网

那个时候的她还小,以为自己不小心掉到河里去的,现在想起来,必然是于氏派人动的手。曲明诚身后的小厮见机把一个荷包递了过去:“二公子赏你的!”

“自然是我们王爷休息的地方,曲四小姐可有事?”小内侍越发的戒备,往日也不是没有女子对自己王爷投怀送抱的。如果这里只是一个曲莫影,她也可以斥责回去,但眼下还有一个越文寒,越文寒可不是好对付的,季悠然一再的提醒过她。

这已经第二次提到曲莫影的名字了,坐在里面的曲莫影极是无语,这位景王殿下该是多么的喜欢拿自己跟这位刘小姐比较。郧郡王撑死就是皇上的一个堂兄弟,皇上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太在意,为什么对一个堂兄弟这么在意?

注意:这段分页代码必须在文本模式下使用,或者直接开启快捷按钮,点击按钮即可增加分页。

爱潜水的乌贼永久VIP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98)

  • 未见山海 2022-06-25 10:34:04

    “二姐,若是再说这些废话,我现在就让马车停下来,和三姐换个位置,让她过来陪你可好?”曲莫影忽然道。这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带着一些颤音和苦涩,然后抬起头眼巴巴的看向太夫人:“祖母,您能跟我说说我娘亲的事情吗?我……我还从来没见过她,只听人说起过,只是之前在府里听到的……似乎都没什么好话,我娘亲……我娘亲真的……真的不堪为正室夫人吗?”...

    • 一品堂 @ 绞刑架下的祈祷 2022-06-25 10:34:04

      “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人晕在这里的。”“如果验出来有什么,既然最后一个和老庵主正式对过话的是庵主,那事情就好办了。”曲莫影仿佛没看到庵主僵硬的身子,继续道。...

  • 泰山猿人 2022-06-25 10:34:04

    屏风内曲莫影眼底闪过一丝幽深,唇角无声的勾了勾,这时机来的却是不错的……裴青旻挑了挑眉,曲莫影这么直白倒是让他很意外,他心目中的曲莫影,应当是做出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羞羞答答的表示不小心路过看到自己的,而后想什么,他就不知道了,明明跟王叔已经扯上关系了,现在来找自己是什么意思?...

    • 越罗 @ 肥鱼很肥 2022-06-25 10:34:04

      话继续往下说,声音慢慢的带了几分哽咽,却并不尖锐:“这么多年的夫妻,国公爷对我一直极好,许多府上的和我们一辈的都羡慕我,都说我嫁的好,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么多年,国公爷对我是极好的,其实我……我嫁过来之后,没觉得国公爷会这么好。”曲秋燕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这一刻,她的心态几乎崩了。...

  • 醉虎 2022-06-25 10:34:04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曲莫影平静的问道。曲莫影一个被退了亲的瞎子,难不成还想给许世子做妾不成?她绝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 僧佛山散人 @ 可笑书仙 2022-06-25 10:34:04

      终于,太医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神色严谨。曲秋燕这个时候甚至暗恨于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是真的做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父亲知道呢?而且还特意的想把东西送到自己的手上,就不怕自己受牵连吗?说起来,母亲的确是太蠢了一些!...

  • 双木子女 2022-06-25 10:34:04

    有一点可以肯定,越金阁的事情,季府二房不能直接插手,必竟这越金阁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是季府大房的,也是季寒月的嫁妆。现在他当成什么也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 暖色调多肉 2022-06-25 10:34:04

    夫人们都走在前面,小姐们跟在后面,曲莫影走的最后,齐香玉站在她身边陪着她一起缓步往前行。如果是以前,曲太夫人必然会敲打敲打曲秋燕,但现在,外孙女自己也拿不定主意,齐国公夫人也觉得再看看再说,至于这最后一位曲四小姐,曲太夫人肯定自己以前是没有见过的。...

    • 雪域明心 @ 风云十三变 2022-06-25 10:34:04

      曲秋燕进景王府,终究没有和商量好的一样,到现在还没有算是稳定下来。看病,要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到时候这个假货的真面目就藏不住 。...

  • 爱看天 2022-06-25 10:34:04

    能从凌安伯大房夫人段氏的手中,得到越金阁,又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话,而且明知道案子没完结,居然敢接手这家铺子,原本就说明了这位小姐的身份不一般,应当不只是那家商户人家的女儿。“父……父亲……”曲秋燕被吓到了,嘴唇变得惨白,这一次不是装的,抬起眼哀求着看向曲志震,但心里还是犹豫。...

    • 弱水三迁 @ 秋雨淋囡 2022-06-25 10:34:04

      “好,多谢娘娘,多谢娘娘!”何夫人激动不已,贵妃娘娘都长答应下来了,立时心里觉得有了主心骨。“是!”两个丫环应声。...

  • 遇见1992 2022-06-25 10:34:04

    雨冬送上茶水,曲莫影喝了一口,定了定神,而后才说出她方才唤周嬷嬷过来的目地,是想打听一件事情。“这个属下不清楚,好象说是拿出来要准备制做的时候,掌柜的有事情被叫走了一会,再回来的时候就摔碎了,掌柜的甚至不清楚是他走的时候摔的,还是当时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摔了,反正打开来看的时候,就已经碎成了几块。”...

    • 辰雨星痕 @ 望三山 2022-06-25 10:34:04

      曲莫影的脸色一沉:“二哥是何意,是说我身边的两个丫环吗?还是说我身边的管事嬷嬷?”于氏身子一哆嗦,脑子反应的很快,曲莫影这是想留下青荷的性命,把青荷一家子发卖了出去,以后想拿捏青荷都不行,这可是留下隐患了。...

  • 月下清泠 2022-06-25 10:34:04

    这是她方才突然意识到的,这是个坑,一个就希望自己查下去的坑,或者是别人查过来的坑,太过于明显,而且也太方便人动手脚了,不说送来的是什么人,她只说是青云观的就行,不熟悉的谁知道她是不是!出门前先去太夫人的院子看了一下,吾嬷嬷说太夫的的身子还好,就是很累,没什么精神起来,听闻她们要出逛,只吩咐她们路上小心。...

    • 烟火成城 @ 喜雨入眠 2022-06-25 10:34:04

      隐隐的看不清楚,有假山巨石,把琴具的一角掩住。这个时候肖含元怎么还会让他走,这话说到一半就走,心里难受的紧,死死的拉住曲明诚的衣袖,额头上青筋都暴了起来:“二表弟,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的表哥,你就把话说的清楚一睦,什么叫我不能跟大小姐走的近?她凭什么不让我走的近?”...

  • 南辛一成 2022-06-25 10:34:04

    她当然不会以为裴元浚真的问她对裴玉晟的感想。曲秋...

    • 亘古一梦 @ 默蓁蓁 2022-06-25 10:34:04

      “二姐为什么不去求三姐姐?”曲莫影看了看她,平静的弯了弯唇角。婆子这时候也学乖了,再没有无礼的扫视曲莫影的意味,只在一路过去的时候,看到曲莫影停下脚步,才笑着介绍一些景致。...

  • 虚无的心 2022-06-25 10:34:04

    “宫里还在说她要嫁给王爷……”燕嬷嬷偷眼看了看曲莫影的脸色,见她依然沉静若水,才又道,“老奴觉得这是假的,如果王爷真的要娶这位刘小姐,当初就娶了,怎么也不可能等到现在也没有反应。”“可能……她不太方便,这必竟是她的父亲的事情,子不言父过!”曲秋燕被问住了,顿了顿之后含糊的道。...

    • 小刀锋利 @ 薄荷家的懒猫 2022-06-25 10:34:04

      中年人的头蓦的抬了起来,惊骇的看着眼前的曲莫影,嘴唇哆嗦了两下,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姓季的大夫多大年纪,我也认识一位姓季的大夫,却不知道是不是小姐说的这一位!”“是令堂留下来的?江南一带带过来的?”齐香玉惊讶的问道。...

  • 茶叔 2022-06-25 10:34:04

    眼下的这两位就是,都觉得曲府最有钱的就是于氏,只要于氏手里稍稍漏一点,就够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可惜现在他们见不到于氏了,于是原本不大的事情,就要变成大事了。“怎么样了?”...

    • 幻雨 @ 公子长生 2022-06-25 10:34:04

      “孤就不用了,反正都是一个样子,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等着看母后的意思吧!”裴洛安劲头不大的轻叹了一口气,“母后的意思就是孤的意思,是谁都可以,孤无所谓了!”“小姐,您以后,别这样了。”雨春一边小心的替曲莫影抹药,一边红着眼眶低声道,别人不知道小姐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她又岂会不知道这是小姐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

  • 梦中笔丶 2022-06-25 10:34:04

    魏王是几位皇子中最病弱的一位,也是最弱的一位,平日里也就在府里养养花草,念念诗书,听说于琴棋书画一道上面很有才华,只不过他的这些字画基本上都自己欣赏,外面基本看不到。曲明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哪里还坐得住,蓦的站了起来:“何三公子,你……你太过份了!”...

    • 秋霜落 @ 荒川黛 2022-06-25 10:34:04

      肖氏是来找季悠然的,没想到太子也出来了,看到太子冰冷的目光扫过来,肖氏急忙低头:“见过太子殿下。”只是这眼纱真的有效果吗?...

  • 下雨石 2022-06-25 10:34:04

    “小姐,下面那个人……那个人还没有救起来,怎么办?”雨冬忽然伸手一指下面,尖声急叫起来。说完之后,曲志震转身就要走。...

    • 高月 @ 月光芷 2022-06-25 10:34:04

      “二弟和三妹妹自然关系最亲密了,但四妹妹也是二叔的嫡女,你们两个成这样子,终究是不太好,四妹妹现在在议亲了。”曲雪芯笑道。“祖母,去就去吧,既然是二姐姐的意思,必然也是胸有成竹的,就算您不让她去,她也会偷偷的去,到时候说不得更会出什么事情,还不如让她跟着三姐姐一起进宫吧。”曲莫影不以为意的笑道。...

  • 符咒祝由师贾树 2022-06-25 10:34:04

    “真好看,这么漂亮。”……“谁知道,可能有贵人帮她想法子吧!”雨冬意有所指的道!...

    • 不低头 @ 白医药 2022-06-25 10:34:04

      “方才影丫头从外面回来,听说外面的人在议论越氏。”太夫人恼怒的道,“越氏没了这么多年了,当初她在府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景,你也清楚,眼下她都过世这么久了,为什么突然之间有人非议她?”这种感觉很凌厉,不应当出自一个深闺弱女的口中。...

  • 五项全能王 2022-06-25 10:34:04

    “让影丫头空的时候,到我这里来挑两件好的。”看过这假山的价值之后,太夫人满意的吩咐吾嬷嬷道。曲莫影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还落到了一个远在京城之外的妖孽的眼中,她眼下正在看燕嬷嬷替她准备的东西。...